新闻中心

智能座舱“淘汰赛”,谁能笑到最后?

作者:华一汽车科技    来源:www.itas-hk.com    发布时间:2021-04-15 17:42    阅读:

当前,在高级别自动驾驶进展低于预期的情况下,越来越多车企和互联网科技企业将目光投向了更容易落地的智能座舱,导致智能座舱市场争夺战愈演愈烈。
 
由于参与者众多,加上各大企业对于智能座舱的理解和应用水平不一,导致整个智能座舱产业发展呈现了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状态。
 
今年以来,包括视觉DMS、AR HUD、流媒体后视镜等越来越多黑科技上车,车机生态内容日渐丰富,各大车企也开始从“重功能”向“重服务聚合”转变。
 
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整个智能座舱市场来到了全新的系统级竞争时代,没有任何核心系统能力的玩家,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
 
在整个智能座舱生态系统中,由于“Tier0.5座舱系统集成供应商”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为此主机厂、传统Tier1、互联网巨头等纷纷抢夺Tier 0.5座舱解决方案集成供应商的位置。
 
智能座舱
 
新旧势力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抗衡”,整个汽车座舱产业格局将发生重构,产业链上下游的利益将重新分配。这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机会?产业链变革之际,应该如何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竞争升级
 
多位业内人士向《高工智能汽车表示》,智能座舱产业即将进入全新的竞争时代,开始由功能“单兵作战”向“系统级竞争”迈进。
 
其中,包括大众问问CEO张人杰、吉利汽车车联网技术总工蒋爱强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经过了前几年的智能化功能普及,智能座舱已经从“实现功能”向“提升综合体验”方向转变了,同时服务也变得更加聚合。
 
对此,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在2020年博世汽车与智能交通技术创新体验日上表示,当下的车载信息娱乐系统、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等功能“单兵作战”,即将升级至域内融合,分散的数据计算开始集中,功能也有进一步升级。
 
近几年,智能座舱产业吸引了包括华为、腾讯在内的科技巨头以及博世等Tier1企业、整车厂的纷纷摩拳擦掌,参与者众多,导致智能座舱产业率先进入了“战国时代”。
 
智能座舱的硬件主要分为中控大屏(包括车载信息娱乐系统)、流媒体中央后视镜、抬头显示系统HUD、全液晶仪表、车联网五大部分。在部分细分产品领域,其市场竞争已经逐步趋于白热化。
 
以座舱域控制器芯片为例,目前该市场的参与者不仅有恩智浦、德州仪器、瑞萨电子等传统汽车芯片厂商,还有联发科、高通等手机芯片厂商,还有芯驰、华为以及一众初创公司,参与者众多,竞争非常激烈。
 
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统计,2020年上半年数字化智能座舱功能平均渗透率提升至33.11%,相比去年(23.95%)提升了接近10个百分点。
 
从智能座舱产品来看,数字仪表、中控多媒体、GPS导航、语音、车联网、OTA、流媒体后视镜、HUD的渗透率分别是15.61%、69.82%、49.05%、60.79%、45.05%、20.54%、0.67%、3.39%。其中,中控多媒体、语音的渗透率都超过了60%,在所有座舱产品中渗透率最高。
 
而在包括液晶仪表、中控平台等领域的竞争格局已经较为集中,且主要由大陆集团、电装、伟世通、博世等大型汽车零部件企业占据,其中液晶仪表前五大供应商合计市场份额已经超过80%。
 
未来几年内,主流的智能座舱系统将配备AR-HUD、5G联网、C-V2X预警、社交、整车OTA等等功能,而这些还将提供更加融合、统一的极致交互体验。
 
实现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整个智能座舱电子架构开始向域控制集中式、甚至是中央集中式架构演进。
 
供应链关系“裂变”
 
由于智能座舱进入了系统级竞争阶段,系统生态的成熟度和参与者规模成为了比拼的关键。为此,相关科技巨头开始与规模化车企进行深度合作,而车企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更加关注技术的底层交互能力。
 
多家智能座舱企业高层向《高工智能汽车》表示,软件定义汽车和软硬分离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从底层到生态、到云端,整个座舱系统的打通需要非常大的投入,依靠单一企业很难实现,需要一个操作系统的组织者来主导。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整个座舱系统的供应链关系开始发生转变,各大企业纷纷抢占智能座舱生态圈的主导地位。
 
包括德赛西威、航盛电子多位企业高层向《高工智能汽车》表示,“以前整个汽车产业是很垂直的,但是在未来整个汽车产业的模式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过去,我们将硬件及软件全部开发好,交付给车厂。现在,我们基本上只负责硬件制造以及底层的软件,上层的应用和生态层则由车厂来主导。”有Tier1企业高层如此表示,这对于传统Tier1企业来说既是威胁,也是机会。
 
未来,车厂可能会主导整个生态,然后定义这些汽车的功能、硬件、软件等发给不同厂家来做。
 
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软件的价值不断提升,如果零部件企业单纯做硬件产品,未来将面临着越来越大的生存挑战。因此,上游零部件厂商开始向下延伸,希望能够在未来的软件和服务商产生更大的价值,最终为车厂提供一个平台性的产品。
 
总体来看,传统座舱产业链主要由整车厂商(扮演集成商的角色)主导,传统Tier1供应商向整车供应商直接提供座舱产品,主要原材料来自于更上游的Tier2供应商。
 
而在智能座舱产业链中,上游零部件厂商开始寻求向下延伸,而下游整车厂的需求也开始向上延展,纷纷要抢夺Tier 0.5座舱解决方案集成供应商的位置。
 
不可否认的是,智能座舱已经成为实现人与汽车交互的重要载体,在未来的智能座舱竞赛中,用户体验将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如何提供更加优秀的用户体验服务,以及将智能座舱硬件、软件成本降至更低水平,是未来智能座舱竞赛的关键点。
 
另外,还有包括亿咖通CEO沈子瑜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未来智能座舱的竞争在于智能座舱操作系统。“谁真正掌握了OS,能够真正把芯片、OS平台和支撑做好,谁就能够获得市场话语权。”
 
2020年度(第四届)高工智能汽车年会暨年度高工金球奖评选颁奖典礼将在2020年12月16-18日在上海隆重开启,届时将有智能座舱领域的上下游企业齐聚,共同把脉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的全新动向,探讨未来智能座舱的市场机会、多模态人机交互的落地路径等热门话题。
 
年会是目前国内汽车智能网联产业链最盛大的年度产业、技术、市场交流互动盛会,本次年会的主题是【混沌初始】新时代·新活力·新秩序。
 
这恰好也是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所处的现状:群雄逐鹿混战下,整个市场格局将推倒重塑。
 
在整个市场大变革的关键时期,只有把握细分市场的新机会、全新的增长周期等,才能够更好地抢占制高地,赢得未来市场的话语权。(摘自:高工智能汽车)

 

文章转载请保留原文网址:http://www.itas-hk.com/news/cjwt/1340.html


上一篇:什么是车联网的终局?

下一篇:如何将汽车智能座舱产业化进行到底?


液晶仪表 返回列表